[finezi] 一個婆的流水帳日記 – 05

陪女友去看汽車。銷售大哥幫她算了又算,控制一個月負擔的貸款和頭期應有的數字。他看了看我們,然後說,其實兩個人一起付,目前這數字在一般人很能接受的範圍啊。可是女友說,沒有,這車是我自己要買的,打算一個人付,而且除了貸款,自己養車的錢也得算的寬裕。

第二天要出發去蚵寮漁村小搖滾之前,女友和玖先來畫室集合。隔著玻璃門,看她們在騎樓抽菸,像是在討論這事。不過女友已經想過要再緩,半年至一年。

在此之前,我們考慮著是不是要搬出家裡,另外同居,如果出去了,房子是要租?還是要買呢?如果把這些都考慮進去,那麼,車子??其實更煩惱的是,要怎麼「抓住」那個時間點呢?那個對父母說,「我們要買房子了」或「我們打算一起搬出去住」的時間和狀態。 而且要怎麼說的讓他們知道發生了什麼事,一如:「我們要結婚了」。多麼明確的訊息。

出櫃十年來,我來到了要再往一潭靜水投出漣漪的時間點。

閱讀全文

[finezi] 一個婆的流水帳日記 – 04

結果她們真的分手了。

四年多的時光,是我認識琉的日子。想到四年前我們一眼認出彼此是婆,那時各自有別的朋友在旁邊,誰也沒說破,我也只把這份感覺擺著。直到,有一次下課後,很奇妙,只剩我們兩個,其他人剛好都有行程不知哪去了。我們很合理的一起慢慢散步到停車場,用各種課堂的話題一段一段的延續這條路,直到停車場門口,腳步自動停下來。

然後,是我開口說,妳想吃鬆餅嗎?

想起人生中遇到的第一個自稱是婆的女孩子,她長髮,個性非常、非常帥氣。我本來常看到她和她的踢,彷彿天造地設的走在校園裡。是她教會我關於婆的驕傲,然而兩年後,我卻陪她坐在中庭,聽她用我知道沒有人相信她會有的脆弱崩潰大哭。那個已經不再是她的踢成績好,說為考試分手誰都不疑有他。可是呢?可是,那只是一個在小小的校園裡一戳就破的謊言。妳的心先離開,妳成為永遠。

閱讀全文

[finezi] 一個婆的流水帳日記 – 03

昨晚的第一個行程是陪女朋去買胸罩。

我到的時候,她已經在試衣間,走進去,就看到她半裸露的身體,被一件新的內衣托覆著。

胸罩真是一件奇怪的事物,它阻擋在我們和愛人的身體之間,它現身意味要被褪去,意味妳的踢女友比某一些踢更接受自己的身體,但它又意味所謂身體的接受,是女人被教導怎麼分開身體的每個部件,發明各式各樣的區域,使用不同的方法分別處理它們。

女友說起乳房,她看著它們成長,也經歷過運動內衣、散置以消弭其存在感的過程,直到,有天看著自己的裸體,想到將來它們可能被欣賞,那天起就換胸罩了。我看著她的身體說,我知道,我欣賞,然後輕輕滑過它們。

閱讀全文

[finezi] 一個婆的流水帳日記 – 02

情人節的夜晚,我先洗澡,女友說,她再抽今天的最後一根菸才進浴室。

我看著水流帶著泡沫流過我的腳趾。

想著,從自己的外面回看自己身體的姿態這件事,對我的日常生活來說很罕見。意識到自己身體的舉止、每一個動作,為了他人的觀看,嫵媚、或者帥氣,從外面視覺的考慮設計自己,啊,彷彿表演,這在心裡想起來是陌生的。

閱讀全文

[finezi] 一個婆的流水帳日記 – 01

女朋友和她朋友玖對坐,安靜抽菸。
幾小時前在大魯閣兩小時的桌球運動,影響力持續著。她們說著過年期間,玖遠距離十年的女朋友媽媽說,如果她是,最好早點告訴她。

「最好早點告訴她。」
「所以,為什麼不趁著這個氣勢說?」
「錢還沒存夠。」

她們繼續抽菸。我想了想當年出櫃的自己既沒錢也沒有女朋友,突然就收到簡訊,走到廁所撥電話,要好的婆朋友在電磁波那頭說:「只是跟她提到我妹過年收到女友特別準備的禮物,她就說這樣講她壓力會很大……」唉,一個不能輕乎的老問題,婆應當小心避免的原罪,我心想。到底是誰花光了那些踢的錢,製造一連串恐怖傳說和充滿悲傷黑暗面的愛情?回到位置上時,女友卻說,壓力大本來就是踢的原罪。不是那樣的婆,就不要做出那樣的暗示。

閱讀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