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李琴峰][活動] 妳讀《獨舞》,我寫明信片。

「交友拉子」的朋友大家好,我是李琴峰。
由我自寫自譯的台灣女同志跨國故事《獨舞》,已經在1/30正式上市,
現在網路書店和實體書店應該都已經能購買得到。

正如之前介紹過的,《獨舞》雖然原文是以日文寫成,
主角卻是一個台灣女同志,小說中也會出現大家熟悉的台灣校園場景。
但主角的故事並不停留在台灣,而是橫跨大海前往日本,
甚至流浪至美國、中國與澳洲。

本篇文章為「交友拉子」網站限定明信片活動,
如果妳購買《獨舞》,寫信給我,附上妳的購買證明
(結帳頁面或與書的合照皆可),
我會寄一張我曾到過的國家的明信片給妳,國家也可以自選。

詳細活動辦法以及網路書店網址如下: 閱讀全文

[李琴峰] 新書試讀──《獨舞》02

 

02

初次感知到覆蓋著自己的巨大黑影的存在是在何時?而那黑影的根源究竟為何?無論如何回索記憶的藤蔓,答案仍遍尋不著。

生於台灣彰化縣鄉下地方的她,家裡並不算貧窮,也沒有諸如家暴一類的複雜問題。極其平凡的核心家庭,父親做生意買賣機車,母親在附近的幼稚園任教,雙薪家庭經濟上相對餘裕,因此父母從她小時便為她買了很多書,童話故事或偉人傳記一類。至今她仍記得,從大字還不識幾個的小學低年級開始,她便總是利用課間休息以及放學後的時間,靠著注音符號如爬陡坡那般緩慢卻耽溺地閱讀著那些書籍。由於不大與人交談,周遭同學似乎都覺得她頗為陰森而疏遠著她。

「迎梅一直都不大開朗,頗令人擔心。」

她曾偷聽到班導與父母的談話。「迎梅」是她那時的名字,由於她生於一月,父母便為她取了這個名字。 閱讀全文

[李琴峰] 新書試讀──《獨舞》01

01

死。

死亡。

兀立於高層辦公大樓的二十三樓,她一邊透過大面玻璃落地窗俯瞰城市霓虹爍閃,一邊反覆在心裡玩味著這個詞語。

多麼悅耳的詞語,輕柔似微風低語,柔軟如夢境絨毯。

她並非對死亡懷抱著什麼特別的憧憬,但對生存卻也沒什麼執著。還活在人世之時,她會盡可能地努力活著,但若有天生存的苦痛超越了得以忍受的範圍,或許她便會毫無猶豫地選擇死亡吧。

這樣的生死觀在這世上是否少見,她不得而知。或許大家只是嘴上不說而已,其實心裡的想法都大同小異。

例如她現在俯瞰的這片風景,穿梭其中如蟻群般忙碌來去的人們,有多少人是即將面臨死亡的?或許有人會從高樓樓頂縱身躍下,有人會在電車疾駛而過的瞬間跳入軌道,又或許有人為了慶祝結婚紀念日,正在前往某處高級餐廳的路上遭遇車禍。在她看來,所謂「活著」不過是一種偶然所造成的結果罷了。 閱讀全文

台灣女同志的跨國《獨舞》──新書與活動資訊

「「獨舞」意味著無邊無際的孤獨,舞蹈是為了求生,但生存只會帶來更深的寂寞,為了消解寂寞又必須舞動,於是只得陷入無窮無盡、無可救藥的輪迴──」

2013年夏,我離開台北的酷暑,投入東京這座深不見底的巨大都市,轉眼五年流逝。五年間,我從一介留學生,轉為日本永久居留者,更兼日本文學作家,造化弄人,竟至於斯。 閱讀全文

[李琴峰] 入埃及記之三:金字塔的盛與衰(上)

  談起埃及的景點,100人中該有99人會反射性的想到金字塔(pyramid,ピラミッド)。然而大多數沒真正看過金字塔的人對金字塔的印象,大概都是歷史課本或網路圖片常見的,最有名的吉薩三大金字塔,殊不知金字塔其實有許多種類,且分布在全國各地。

這天12/26是我滿29歲生日,但人在埃及也沒特別慶生。一早櫃台便打電話來,說我們被留在莫斯科的行李行終於寄達飯店了!簡直令人感動。我們趕緊換下穿了三天的衣服,整理行李用過早餐後下樓,金字塔套裝行程(這也是出發前就在日本先預約的)導遊Maha已等在那邊,我們便搭車展開了金字塔之旅。Maha是埃及人,畢業於埃及代表性的開羅大學(附帶一提,現任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也是開羅大學校友),也曾到東京大學留學,現年35歲,也是個穆斯林,包著頭巾。Maha雖有明顯口音,但仍算通曉日語,因此能用日語向我們介紹金字塔。 閱讀全文

[李琴峰] 入埃及記之二:伊斯蘭與尼羅河(下)

充滿阿拉伯風情的哈利利市集

哈利利市集從十四世紀末便存在且延續至今的傳統市集,市集裡有許多小巷縱橫交錯迷宮一般,賣著各種寶石、骨董、擺飾、香水瓶、水菸、頭巾、埃及傳統長袍(Jellabiya,ガラビア,或讀galabeya,ガラベーヤ),相當富有阿拉伯風情,令人看得目不暇給。雖然是傳統市集,但今日似乎大部分客戶都是觀光客了,這邊的商家也早已習慣且懂得用各種語言向客戶打招呼。我和M踏入市集,每經過一間店,便免不了一大堆商家(因為我們是亞洲臉孔)用中文或日文出聲對我們招攬:「尼、豪!コンニチハ!都來看看!見るだけ見るだけ!ヤスクシマス!」而當我只是站在店門口想仔細觀賞琳瑯滿目的商品時,店員就會跑來把我拉入店內,然後問我想找什麼想要什麼,甚至把我拉到別家店去,拿出一堆商品擺在我眼前。幾次過後我都不敢駐足了,只能飛快看過一間又一間的店家,實在可惜。我衷心希望他們可以不要這麼雞婆,或許我還可以找到一些自己真的想要的東西而願意花更多錢買,然而他們就是如此做生意的。 閱讀全文

[李琴峰] 入埃及記之二:伊斯蘭與尼羅河(上)

當今的埃及是個伊斯蘭教國家,國民大多數信奉遜尼派伊斯蘭教,但理所當然的,在尼羅河孕育古埃及文明之時,不僅伊斯蘭尚未誕生,當時的世界上甚至還沒有任何一種一神教。當時的埃及人崇拜的是以太陽神為首的諸多神祇。走在伊斯蘭教風格強烈的現代埃及街道上,,遠望著尼羅河,你很難想像這裡在以前是完全不同的一種面貌。

這天是聖誕節,我與M起床後在飯店用過早餐,便搭乘公車前往開羅大城堡區(Citadel,シタデル)。 閱讀全文

[李琴峰] 入埃及記之一:混沌之都‧開羅

12/23早晨與M在成田機場集合,搭上下午的飛機前往莫斯科轉機,經歷將近20小時的飛行後,我們終於降落在埃及的開羅國際機場,此時埃及時間是12/24,剛過午夜。

埃及的觀光簽證是採落地簽制度,開羅機場下飛機後在入境前有個銀行的櫃檯,排隊即可購買簽證,一張25美金,買簽證像買東西一樣的感覺。簽證其實就是一張貼紙,買到後需自己將它貼在護照簽證頁上才可過海關,這點不論是持台灣護照的我,或是持日本護照的M都是一樣的。

離開了熟悉的日語圈,我與M都步步為營,在做任何決定之前總得瞻前顧後,那樣子看在旁人眼中肯定相當蠢。入境後到行李轉盤處等行李,這環節倒是大部分機場都相似的,不同的是,直到行李轉盤停止運轉,我們的行李仍然不見蹤影。

閱讀全文

[李琴峰] 入埃及記前言:埃及的幻想與現實

關於埃及的知識,我一部分得自篇幅少得可憐的國高中歷史課本,另一部分則得自《遊戲王》這類日本動漫。也因此,這個曾是世界四大古文明之一的國家在當代世界的樣貌,在實際到訪之前,除了尼羅河、金字塔、法老王、王家之谷這類人盡皆知的關鍵詞外,我幾乎是一無所知。

2018年年初,我和一位日本拉子好友M(她是個《遊戲王》迷)一時興起約好年底共赴埃及旅遊。對於這個我們似乎熟悉實際上卻相當陌生的國家,我們難免有些不安,起初還猶豫著該不該跟團旅行,之後才決定自由行,經過幾次討論之後大致決定了行程,也訂購了機票和飯店。最後,我們於12月23日從東京成田機場出發,於俄羅斯莫斯科轉機前往埃及首都開羅,展開為期約10天的埃及之旅。 閱讀全文

[李琴峰][書評] 如果愛上同性是罪──中山可穗與她的《愛之國》

(不好意思,這篇是宣傳)

最近寫了一篇書評(中日文雙語)介紹日本知名女同志作家中山可穗的小說《愛之國》。
日本文學不像台灣有所謂「同志文學」此一分類,但其實仍有許多作品皆有性少數者登場,更有數位女同志作家在文壇上活躍,中山可穗便是其中一位。中山可穗是我相當喜歡的作家,文筆優美而故事精彩,可惜在台灣幾乎沒有翻譯,唯有《愛之國》一書在台灣有出翻譯,由聯合文學出版。

以下節錄部份書評,若有興趣歡迎點進連結閱讀完整書評(但請當心有雷)。


中山可穗的小說,很痛,又很美。那種痛,是精確而深刻地刺進你絕望核心的痛;那種美,則如闇夜裡熠耀生輝的寶石那般美。讀她的作品,我深深為她文字裡的痛與美所吸引。(中略)談起王寺滿,這實在是一個秉性剛烈的女人。外表看來消瘦纖細,彷彿純潔無垢的少年般的王寺滿,既是個「本性難移的女同性戀者」,也是個「天然的花花女子」,她貫徹「不和男人上床的主義」,座右銘是「擁抱女人時,要像艾爾加的進行曲一般典雅」。她為話劇之神所愛,認為戲劇就是必須拚了命去演。她很少自己主動勾搭女人,卻從不愁沒有女人可以共眠。同時卻又具有自我毀滅般的性格,總是懷抱著想死的念頭。


中文版書評:〈如果愛上同性是罪──中山可穗與她的《愛之國》
日文版書評:「大人になった王寺ミチルと彼女の愛の国閱讀全文

[李琴峰][書評] 與記憶共存之書(胡淑雯《太陽的血是黑的》)

※本文原文為日文,刊登於日本webちくま。原文見這裡,歡迎中日對照閱讀練習日文。

最近我在進行自己出道作《獨舞》繁體中文版的翻譯作業,預計明年在台灣出版。自己寫自己譯,不敢說是空前絕後,卻也相當少見吧。翻譯作業給了我一個機會,讓我重新仔細閱讀兩年前的自己所寫下的文本。小說主角趙紀惠為了逃離在台灣發生的「災難」的記憶,追求「遺忘」而前往日本。然而即使到了日本,卻幾度被迫直視遺忘的不可能性,每每使她在痛苦之中不斷掙扎。

記憶是會痛的。倘若到處都有即席式的遺忘可供人們選擇,那可真是再好不過。如果一直都為舊傷的記憶所困,就永遠無法前進,個人亦然,國家或歷史亦然。因此若還有人選擇抵抗遺忘,正如企圖攔堵滔滔大河一般,除了說是無謀之勇,也沒別的詞好形容了。 閱讀全文

[李琴峰] 夢境

※本文原文為日文,刊登於日本文學雜誌《文學界》2018年8月號。原文見這裡,歡迎中日對照閱讀練習日文。

我作了個夢。

夢中,我身處在某個教室裡。

台灣與大陸開戰了。

消息是被廣播叫去集合的班長帶回來的。據他所說,國家命令所有學生不分男女都必須參戰。女生被給予兩種分工,一種與男生一樣要帶武器上戰場肉搏殺敵,另一種則是會被當作人體砲彈。

人體砲彈,顧名思義就是直接把人拿來當大砲的砲彈發射。消耗品。

閱讀全文

[finezi] 一個婆的流水帳日記 – 05

陪女友去看汽車。銷售大哥幫她算了又算,控制一個月負擔的貸款和頭期應有的數字。他看了看我們,然後說,其實兩個人一起付,目前這數字在一般人很能接受的範圍啊。可是女友說,沒有,這車是我自己要買的,打算一個人付,而且除了貸款,自己養車的錢也得算的寬裕。

第二天要出發去蚵寮漁村小搖滾之前,女友和玖先來畫室集合。隔著玻璃門,看她們在騎樓抽菸,像是在討論這事。不過女友已經想過要再緩,半年至一年。

在此之前,我們考慮著是不是要搬出家裡,另外同居,如果出去了,房子是要租?還是要買呢?如果把這些都考慮進去,那麼,車子??其實更煩惱的是,要怎麼「抓住」那個時間點呢?那個對父母說,「我們要買房子了」或「我們打算一起搬出去住」的時間和狀態。 而且要怎麼說的讓他們知道發生了什麼事,一如:「我們要結婚了」。多麼明確的訊息。

出櫃十年來,我來到了要再往一潭靜水投出漣漪的時間點。

閱讀全文

[finezi] 一個婆的流水帳日記 – 04

結果她們真的分手了。

四年多的時光,是我認識琉的日子。想到四年前我們一眼認出彼此是婆,那時各自有別的朋友在旁邊,誰也沒說破,我也只把這份感覺擺著。直到,有一次下課後,很奇妙,只剩我們兩個,其他人剛好都有行程不知哪去了。我們很合理的一起慢慢散步到停車場,用各種課堂的話題一段一段的延續這條路,直到停車場門口,腳步自動停下來。

然後,是我開口說,妳想吃鬆餅嗎?

想起人生中遇到的第一個自稱是婆的女孩子,她長髮,個性非常、非常帥氣。我本來常看到她和她的踢,彷彿天造地設的走在校園裡。是她教會我關於婆的驕傲,然而兩年後,我卻陪她坐在中庭,聽她用我知道沒有人相信她會有的脆弱崩潰大哭。那個已經不再是她的踢成績好,說為考試分手誰都不疑有他。可是呢?可是,那只是一個在小小的校園裡一戳就破的謊言。妳的心先離開,妳成為永遠。

閱讀全文

[李琴峰] 生命這部小說,兼前言

 

生命是一部長篇小說,差別在於,寫爛了也丟不掉。

所以當妳在人生中遇到無法解釋的事件,妳沒辦法咒罵一聲「這什麼爛小說」,指責幾聲作者伏筆回收得不夠好或是人物刻劃不夠深刻、情節不夠合理沒有說服力,然後把書丟開不讀,換下一本。沒辦法。不管人生的情節再怎麼荒謬而不合邏輯、找不出前因後果或不具說服力,妳都必須咬牙吞下。再怎麼沒說服力的事件,只要發生了,發生的本身就具有壓倒性的說服力。

2017年5月,我得了日本純文學的代表性獎項,群像新人文學獎,在日本作為日本文學作家出道。

閱讀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