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李琴峰] 夢境

※本文原文為日文,刊登於日本文學雜誌《文學界》2018年8月號。原文見這裡,歡迎中日對照閱讀練習日文。

我作了個夢。

夢中,我身處在某個教室裡。

台灣與大陸開戰了。

消息是被廣播叫去集合的班長帶回來的。據他所說,國家命令所有學生不分男女都必須參戰。女生被給予兩種分工,一種與男生一樣要帶武器上戰場肉搏殺敵,另一種則是會被當作人體砲彈。

人體砲彈,顧名思義就是直接把人拿來當大砲的砲彈發射。消耗品。

班長宣讀了班上女生的分工名單。我是前者。夢境中的我鬆了一口氣,但望向那些被分到人體砲彈組的女同學,她們沒有一個人臉上露出一點悲傷驚懼,有的人是正氣凜然、視死如歸,有的則是與平常一樣嘻笑玩鬧,笑容燦爛。

其實我們班只差幾個月就要畢業了,而只要畢業了就不會被要求為戰爭獻身。偏偏戰爭就在我們畢業之前開始了,我們的日常於焉崩毀。

校方還要求每個班級要準備一個表演,在全校集合時演出,以表現自己班級的愛國精神與參戰的決心。

夢境跳到下個畫面,就像升旗典禮時那樣,全校學生以班級為單位在操場上集合,輪到哪個班級表演,那個班級就到走到前方,在全校學生面前進行演出。

有些班級不願參與戰爭,為了表達自己不願參戰的決心,他們在升旗台前用各種方式自決,台前轉瞬之間鮮血淋漓,但荒謬的表演活動卻仍然持續著。主持的師長滿臉毫不在乎,彷彿將這些無心無力於戰爭的軟弱人類淘汰,也是這場活動的主要目的之一。

有一個班級上台主持猜謎遊戲,內容是要每個班級出題目給下一個班級作答,若出的題目讓下個班級答不出來,會有較高的評價,而若答不出上個班級所出的題目,則會全班被殲滅。

輪到我們班了,站在我前方的男同學出了題:漢字總共有多少個?

隔壁班一個瘦小的男生向前走了一步,開始回答。他引經據典地舉出歷代韻書字書的數據,給出一個完美無缺的答案,因而救了他們班免於死亡,

然而他卻突然就地口若懸河地演講了起來,表明自己絕不願意參與這種荒謬戰爭,然後便當場自盡。

現場許多人受到他的影響,也紛紛起身效法,為了迴避參戰而當場自盡,鮮血如噴水池般高高噴湧。我也對他產生了共鳴,站起了身,拿著不知為何握在手裡的小刀,就要往脖子上劃去。

夢境至此戛然而止。

這是二〇一三年,來到日本那年的最後一天所作的夢。那夢究竟意味著什麼,我至今仍不得而知。

公開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