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36 誠徵旅伴

#T #旅伴 #男女都可 #日本 #東北

時間:3/31-4/7
目的地:日本東北
交通方式:自駕
從仙台出發,第一天到青森,之後秋田、山形、福島 逆時針回到仙台。
行程鬆散不喜歡太趕,開車經驗尚可,有右駕過,因為喜歡開車但是費用負擔也相對較高,希望有人能一起分擔。

關於我: T 24歲 比較安靜 但是熟了之後講話非常嘴砲

閱讀全文

[李琴峰][活動] 妳讀《獨舞》,我寫明信片。

「交友拉子」的朋友大家好,我是李琴峰。
由我自寫自譯的台灣女同志跨國故事《獨舞》,已經在1/30正式上市,
現在網路書店和實體書店應該都已經能購買得到。

正如之前介紹過的,《獨舞》雖然原文是以日文寫成,
主角卻是一個台灣女同志,小說中也會出現大家熟悉的台灣校園場景。
但主角的故事並不停留在台灣,而是橫跨大海前往日本,
甚至流浪至美國、中國與澳洲。

本篇文章為「交友拉子」網站限定明信片活動,
如果妳購買《獨舞》,寫信給我,附上妳的購買證明
(結帳頁面或與書的合照皆可),
我會寄一張我曾到過的國家的明信片給妳,國家也可以自選。

詳細活動辦法以及網路書店網址如下: 閱讀全文

[李琴峰] 新書試讀──《獨舞》02

 

02

初次感知到覆蓋著自己的巨大黑影的存在是在何時?而那黑影的根源究竟為何?無論如何回索記憶的藤蔓,答案仍遍尋不著。

生於台灣彰化縣鄉下地方的她,家裡並不算貧窮,也沒有諸如家暴一類的複雜問題。極其平凡的核心家庭,父親做生意買賣機車,母親在附近的幼稚園任教,雙薪家庭經濟上相對餘裕,因此父母從她小時便為她買了很多書,童話故事或偉人傳記一類。至今她仍記得,從大字還不識幾個的小學低年級開始,她便總是利用課間休息以及放學後的時間,靠著注音符號如爬陡坡那般緩慢卻耽溺地閱讀著那些書籍。由於不大與人交談,周遭同學似乎都覺得她頗為陰森而疏遠著她。

「迎梅一直都不大開朗,頗令人擔心。」

她曾偷聽到班導與父母的談話。「迎梅」是她那時的名字,由於她生於一月,父母便為她取了這個名字。 閱讀全文

[李琴峰] 新書試讀──《獨舞》01

01

死。

死亡。

兀立於高層辦公大樓的二十三樓,她一邊透過大面玻璃落地窗俯瞰城市霓虹爍閃,一邊反覆在心裡玩味著這個詞語。

多麼悅耳的詞語,輕柔似微風低語,柔軟如夢境絨毯。

她並非對死亡懷抱著什麼特別的憧憬,但對生存卻也沒什麼執著。還活在人世之時,她會盡可能地努力活著,但若有天生存的苦痛超越了得以忍受的範圍,或許她便會毫無猶豫地選擇死亡吧。

這樣的生死觀在這世上是否少見,她不得而知。或許大家只是嘴上不說而已,其實心裡的想法都大同小異。

例如她現在俯瞰的這片風景,穿梭其中如蟻群般忙碌來去的人們,有多少人是即將面臨死亡的?或許有人會從高樓樓頂縱身躍下,有人會在電車疾駛而過的瞬間跳入軌道,又或許有人為了慶祝結婚紀念日,正在前往某處高級餐廳的路上遭遇車禍。在她看來,所謂「活著」不過是一種偶然所造成的結果罷了。 閱讀全文

台灣女同志的跨國《獨舞》──新書與活動資訊

「「獨舞」意味著無邊無際的孤獨,舞蹈是為了求生,但生存只會帶來更深的寂寞,為了消解寂寞又必須舞動,於是只得陷入無窮無盡、無可救藥的輪迴──」

2013年夏,我離開台北的酷暑,投入東京這座深不見底的巨大都市,轉眼五年流逝。五年間,我從一介留學生,轉為日本永久居留者,更兼日本文學作家,造化弄人,竟至於斯。 閱讀全文

5629 異國 徵抱睡or砲友

#拒男 #ppl #P找P #日本 #東京 #床伴 #抱睡 #砲友 #ons #重隱私 #禁暈船

自己住在東京常常覺得肉體空虛,渴望擁抱香香的女孩子,所以徵看看床伴,抱睡或做愛都可以,也可以先加賴稍微聊過交換照片什麼的再約出來,覺得不適合/不喜歡的話隨時斷聯繫也沒關係,很隨意

關於我,生理女,住東京,長髮,23歲,158/50,外表普通,雙性戀,溫柔的女生,喜歡可愛的女孩子,有過異性性經驗,同性性經驗0但絕對會溫柔對待妳

希望妳是:長髮妹子,目前也在東京,身高<160,體型不拘(稍微有肉更好),年齡23以下,不過問隱私不糾纏

閱讀全文

[李琴峰][書評] 如果愛上同性是罪──中山可穗與她的《愛之國》

(不好意思,這篇是宣傳)

最近寫了一篇書評(中日文雙語)介紹日本知名女同志作家中山可穗的小說《愛之國》。
日本文學不像台灣有所謂「同志文學」此一分類,但其實仍有許多作品皆有性少數者登場,更有數位女同志作家在文壇上活躍,中山可穗便是其中一位。中山可穗是我相當喜歡的作家,文筆優美而故事精彩,可惜在台灣幾乎沒有翻譯,唯有《愛之國》一書在台灣有出翻譯,由聯合文學出版。

以下節錄部份書評,若有興趣歡迎點進連結閱讀完整書評(但請當心有雷)。


中山可穗的小說,很痛,又很美。那種痛,是精確而深刻地刺進你絕望核心的痛;那種美,則如闇夜裡熠耀生輝的寶石那般美。讀她的作品,我深深為她文字裡的痛與美所吸引。(中略)談起王寺滿,這實在是一個秉性剛烈的女人。外表看來消瘦纖細,彷彿純潔無垢的少年般的王寺滿,既是個「本性難移的女同性戀者」,也是個「天然的花花女子」,她貫徹「不和男人上床的主義」,座右銘是「擁抱女人時,要像艾爾加的進行曲一般典雅」。她為話劇之神所愛,認為戲劇就是必須拚了命去演。她很少自己主動勾搭女人,卻從不愁沒有女人可以共眠。同時卻又具有自我毀滅般的性格,總是懷抱著想死的念頭。


中文版書評:〈如果愛上同性是罪──中山可穗與她的《愛之國》
日文版書評:「大人になった王寺ミチルと彼女の愛の国閱讀全文

[李琴峰] 夢境

※本文原文為日文,刊登於日本文學雜誌《文學界》2018年8月號。原文見這裡,歡迎中日對照閱讀練習日文。

我作了個夢。

夢中,我身處在某個教室裡。

台灣與大陸開戰了。

消息是被廣播叫去集合的班長帶回來的。據他所說,國家命令所有學生不分男女都必須參戰。女生被給予兩種分工,一種與男生一樣要帶武器上戰場肉搏殺敵,另一種則是會被當作人體砲彈。

人體砲彈,顧名思義就是直接把人拿來當大砲的砲彈發射。消耗品。

閱讀全文

[李琴峰] 生命這部小說,兼前言

 

生命是一部長篇小說,差別在於,寫爛了也丟不掉。

所以當妳在人生中遇到無法解釋的事件,妳沒辦法咒罵一聲「這什麼爛小說」,指責幾聲作者伏筆回收得不夠好或是人物刻劃不夠深刻、情節不夠合理沒有說服力,然後把書丟開不讀,換下一本。沒辦法。不管人生的情節再怎麼荒謬而不合邏輯、找不出前因後果或不具說服力,妳都必須咬牙吞下。再怎麼沒說服力的事件,只要發生了,發生的本身就具有壓倒性的說服力。

2017年5月,我得了日本純文學的代表性獎項,群像新人文學獎,在日本作為日本文學作家出道。

閱讀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