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李琴峰] 入埃及記之三:金字塔的盛與衰(上)

  談起埃及的景點,100人中該有99人會反射性的想到金字塔(pyramid,ピラミッド)。然而大多數沒真正看過金字塔的人對金字塔的印象,大概都是歷史課本或網路圖片常見的,最有名的吉薩三大金字塔,殊不知金字塔其實有許多種類,且分布在全國各地。

這天12/26是我滿29歲生日,但人在埃及也沒特別慶生。一早櫃台便打電話來,說我們被留在莫斯科的行李行終於寄達飯店了!簡直令人感動。我們趕緊換下穿了三天的衣服,整理行李用過早餐後下樓,金字塔套裝行程(這也是出發前就在日本先預約的)導遊Maha已等在那邊,我們便搭車展開了金字塔之旅。Maha是埃及人,畢業於埃及代表性的開羅大學(附帶一提,現任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也是開羅大學校友),也曾到東京大學留學,現年35歲,也是個穆斯林,包著頭巾。Maha雖有明顯口音,但仍算通曉日語,因此能用日語向我們介紹金字塔。 閱讀全文

[李琴峰] 入埃及記之二:伊斯蘭與尼羅河(下)

充滿阿拉伯風情的哈利利市集

哈利利市集從十四世紀末便存在且延續至今的傳統市集,市集裡有許多小巷縱橫交錯迷宮一般,賣著各種寶石、骨董、擺飾、香水瓶、水菸、頭巾、埃及傳統長袍(Jellabiya,ガラビア,或讀galabeya,ガラベーヤ),相當富有阿拉伯風情,令人看得目不暇給。雖然是傳統市集,但今日似乎大部分客戶都是觀光客了,這邊的商家也早已習慣且懂得用各種語言向客戶打招呼。我和M踏入市集,每經過一間店,便免不了一大堆商家(因為我們是亞洲臉孔)用中文或日文出聲對我們招攬:「尼、豪!コンニチハ!都來看看!見るだけ見るだけ!ヤスクシマス!」而當我只是站在店門口想仔細觀賞琳瑯滿目的商品時,店員就會跑來把我拉入店內,然後問我想找什麼想要什麼,甚至把我拉到別家店去,拿出一堆商品擺在我眼前。幾次過後我都不敢駐足了,只能飛快看過一間又一間的店家,實在可惜。我衷心希望他們可以不要這麼雞婆,或許我還可以找到一些自己真的想要的東西而願意花更多錢買,然而他們就是如此做生意的。 閱讀全文

[李琴峰] 入埃及記之二:伊斯蘭與尼羅河(上)

當今的埃及是個伊斯蘭教國家,國民大多數信奉遜尼派伊斯蘭教,但理所當然的,在尼羅河孕育古埃及文明之時,不僅伊斯蘭尚未誕生,當時的世界上甚至還沒有任何一種一神教。當時的埃及人崇拜的是以太陽神為首的諸多神祇。走在伊斯蘭教風格強烈的現代埃及街道上,,遠望著尼羅河,你很難想像這裡在以前是完全不同的一種面貌。

這天是聖誕節,我與M起床後在飯店用過早餐,便搭乘公車前往開羅大城堡區(Citadel,シタデル)。 閱讀全文

[李琴峰] 入埃及記之一:混沌之都‧開羅

12/23早晨與M在成田機場集合,搭上下午的飛機前往莫斯科轉機,經歷將近20小時的飛行後,我們終於降落在埃及的開羅國際機場,此時埃及時間是12/24,剛過午夜。

埃及的觀光簽證是採落地簽制度,開羅機場下飛機後在入境前有個銀行的櫃檯,排隊即可購買簽證,一張25美金,買簽證像買東西一樣的感覺。簽證其實就是一張貼紙,買到後需自己將它貼在護照簽證頁上才可過海關,這點不論是持台灣護照的我,或是持日本護照的M都是一樣的。

離開了熟悉的日語圈,我與M都步步為營,在做任何決定之前總得瞻前顧後,那樣子看在旁人眼中肯定相當蠢。入境後到行李轉盤處等行李,這環節倒是大部分機場都相似的,不同的是,直到行李轉盤停止運轉,我們的行李仍然不見蹤影。

閱讀全文

[李琴峰] 入埃及記前言:埃及的幻想與現實

關於埃及的知識,我一部分得自篇幅少得可憐的國高中歷史課本,另一部分則得自《遊戲王》這類日本動漫。也因此,這個曾是世界四大古文明之一的國家在當代世界的樣貌,在實際到訪之前,除了尼羅河、金字塔、法老王、王家之谷這類人盡皆知的關鍵詞外,我幾乎是一無所知。

2018年年初,我和一位日本拉子好友M(她是個《遊戲王》迷)一時興起約好年底共赴埃及旅遊。對於這個我們似乎熟悉實際上卻相當陌生的國家,我們難免有些不安,起初還猶豫著該不該跟團旅行,之後才決定自由行,經過幾次討論之後大致決定了行程,也訂購了機票和飯店。最後,我們於12月23日從東京成田機場出發,於俄羅斯莫斯科轉機前往埃及首都開羅,展開為期約10天的埃及之旅。 閱讀全文